以基督之心面對世界之思

  神所賜給我們的新生命是藉著祂自己的靈、祂藉著先知至使徒所傳的道播種、滋養、成長這樣我們就完全是屬於祂的產業,因為祂是千年以來眾聖徒所單倚靠的主,並且祂更是眾教會的基石,雖然我們今天仍無法在肉身脫離世界,但仍倚靠祂的靈在信心中得享天國。

我常思當以基督之心面對世界之思,如此我們既能成為道成肉身的主所口述的兒女,更是能夠使自己逐漸從心發出能力,改變更新自身因著肉體而有的軟弱,並且因著信心而得著的福音的果子,這樣我們的今生且能成為一位亙古眾人所渴慕的、嚮往的聖者,因我們應當成聖。


  人的心中渴望改變,因此我們試著各樣的方法改變環境,甚至是人文社會,建立文化與城市,但我們從來不試著改變人性,人性所衍發出的各樣問題是源自於人類自己,人口所倡導的大義是濟貧扶弱或者是變法圖強,然而即便試著彰顯社會公義又或者是改善經濟環境,今天我們都要面對逐漸凋零的自然與荒涼無人的高樓,也許智者又會提出新的解決方案,但哪一個世代真正改變了,又哪一個世代真正成就了永恆不變的完美世界呢?或者說是完善的人類社會,也許我們無力回天,卻也無法使地成為天上人間,因為只要有葬禮就注定有哀歌,只要有人性中的私就無法擁有真正的大公,即便天賦人權或者君權神授,大公無私的人又有何力氣面對在變動世界中不變的真理,就是人性中總是帶著對於失去的恐懼,或者說我們從未得著過甚麼。


  捨與得,失去與得著,這是人擁有了身外之物後每一天所必須面對的選擇,如果說捨就是必然先擁有,那麼所擁有的是否真是自己勞苦得來的,或是繼承或是幸運,都好似藉著本有之物去抓取,如果說人所擁有的有哪一樣不是出自大地,那麼只能說是來自於人心中所擁有的智慧,而智慧所帶出的概念建構了社會的價值,因此我們能以探究或考察的知識成為得著的根基如此說來,人的得著是出於大地或者智慧,那麼人的捨只是回歸於大地與放下哲思回歸純樸。


  人的心如果不渴望改變,那麼他就會完全繼承所知的與所擁有的,並且照著前人的行與思生活下去,這樣的生命是否仍能算為一個延續前人的存在,從生理看是延續了基因,從心理的造化看是如同前人一樣了,我想這樣的生命是曾經也仍然存在於世界上的,假設不變的心完全延續了前人的行思,這樣是否算為一種永恆,又或者仍能繼續生存於世間不被打擾,因著前人的行思安穩的在環境中遊走,這樣的人是否能稱為完全,他們所遺傳下來的行思是否能承接了某種遠古的善良與真實或稱為美好的世界,完全繼承並且不圖改變的人心能否呈現出我們所渴慕的烏托邦,或是稱為伊甸園的遠古畫面,但我們是知道先祖是墮落了,即便他們本是完全。


  這樣人心該當如何呢?即便我們捨得,捨了又得,得了又捨,力圖改變又期盼後世完全傳承,仍不能否認根源的墮落我們也是如同真善美的人性一同繼承了!即便我們試著改變環境與社會,天下的大地如此遼闊也容不下一絲墮落的人性,因我們自己的良知也容不下他人的惡,最後我們的審判也容不下自己,當正義以全知公告天下時,有誰能不被通緝為罪犯,即便是捨了一切的人也要失去性命,更何況是得著一切的人,更不可能無可指責了,因為罪人要失去生命,並且沒有資格捨去更沒有能力得著,只能在黑暗中嘆息,在知罪中絕望。


  我們這樣的逃犯唯一的盼望不是繼續逃往地極或是建造自己的監獄更不是武裝殘破的自己,而是從根源的墮落中脫離,如此我們必須死亡,然後進入到新的根源之中,這樣我們或是完全繼承的不變之心、或是渴望更新的變化之心都才能藉著從未墮落的人性中擁有完美的自己與所完善的世界,而這樣的人性世界上沒有,就如同從人心而出的智慧並不屬於世界一樣,兩樣都是出自那創造世界的神,祂的性情出自祂的心,而這樣的全新根源就是耶穌基督,祂的心就是基督之心了,唯獨擁有祂所賜的心,藉著死而復活我們能繼承祂的心,更是以祂的性情更新我們的墮落人性了,而這樣的湧動就是成聖,這樣的繼承就是救贖,因為救贖是不變之心、成聖是持恆變化之心,而永恆不變與持恆變化並行共存於基督之心內,就是罪身死亡於十架上、本體存於高天內的基督耶穌,祂死而復活後顯明祂既是真死了也永活於世,既是永活就不曾死過,因為死是出於罪而祂毫無罪惡,卻為根源墮落之罪而死,這樣的死是在肉身,為要贖回在肉身的人,而永活是在靈,這樣眾靈也要依靠祂活著,而祂肉身的復活就是要讓在肉身的靈,就是人,看見自己末後的盼望就是不但靈已然更新,就是軟弱的肉體也要全然復活就不再軟弱,這樣我們所擁有的基督之心就長成要與基督之體相似,就是順服靈的身體,而不是今時與靈相爭的墮落之身了。


  這樣我們該如何呢?我們是擁有基督之心了,因此在行思上就當與祂合一,如此也要面對已然並仍在墮落根源中的世界之思,就是完全繼承先祖之惡並且期盼改變他人的正義,或捨是虛空因為本無資格擁有,或得是罪惡因為本無資格得著,罪惡之人或捨或得都當從地中被吐出因地是為義人預備,為義人捨的,為義人得的,但今日得我們卻仍在帶罪的肉體中就知道基督之心不是為審判,因我們也未受審,乃是面對世界之思,並且使其中的人與我們一樣擁有被救贖的不變之心、成聖的變化之心了,如此我們或建造擴張或繼承前人都與基督之心聯合,因祂所賜給我們的心要點燃生命的烈焰在祭壇上,使活祭擁有馨香之氣要吸引眾人到聖潔之殿內。


  世界之思有甚麼益處呢?人若繼承不變就保守了根源的善美,即便同時繼承墮落之罪,仍是善與惡抗衡,並且這樣的鬥爭並未失去價值,因為人心所向必然是善,但人心所行也必存有惡了,是或以為善或以為惡都成了傳承文化中的延續。人若改變,就試著新立法則,而這樣的法則我們是不知其是否為善是否為惡,但其實藉著保存的根源我們知道即便是改


變也是善惡並存,或者比例、表達、限度不同,然而本質仍同源,因此或更為拙劣或更為純粹,都擁有不能變動的雜質,就是根源之惡,但是也都擁有不能變動的嚮往,就是心念之善,如此說來世界之思非全惡亦非全善,或稱為人性,或稱為罪惡,或捨或得,我們都能從中窺視其美醜之兩面。

  

  世界之思的益處就是在於醜惡的抑是我們鏡子內的罪身,善美的也不如我們所受的全善,即為基督之心,因此我們因著罪身仍活在世界就當與人性醜惡共存、因著全善成為使人嚮往的本體就能吸引人認識使我們逐漸變化成聖之心而全善的基督


1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