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inou

等候的老爹爹

一樣的夕陽餘輝,老爹爹就著橘黃望向遠方,他喃喃自語:小兒今日可會回來?望著遠方一座丘陵,雙眼雖因年歲略顯疲憊,但依然堅定閃爍。老爹爹腰有點彎了,拄著杖站立良久...隔著一段距離的老僕也等著,默不作聲,每天這個時候,主人都要來的,都那麽多年了,小少爺還會回來嗎?傳來一陣矮灌木的沙沙聲,該回去了。


那年,小兒理直氣壯要求分家產,其實這實在離經叛道,家族的羞恥,哪有人在父親還有一口氣時就要家產的呢?而且拿了就走,此後下落不明!老爹爹一聲不吭,臉部線條緊蹦、嘴唇緊閉、臉色微微漲紅了,但仍然沉穩思考,順著他的要求分了家產,兩份給大兒,一份給小兒,該是誰的就是誰的;接下來,小兒上演人間蒸發!


起初,老爹爹以為他或許很快就會回家,畢竟沒吃過多大的苦,等到錢花得差不多,就會回來了吧?不料,已經不知幾輪春夏秋冬花開花謝,老爹爹仍然等不到!


人的本性最不愛等,但靜下心來想想,生活中充滿等待。等待的難易度,隨著時間長短和結果的確定性高低而變化。倘若等候的背後,已有確定結果,那還可以耐著性子,就像人說當兵像在數饅頭;反之,等著一個未知,加上時間,等候則成為磨人心的考驗!


這天黃昏飄著初冬細雨,老爹爹身體微恙,體弱氣虛,望向遠方的他長長歎了口氣:小兒不會回來了吧?算了吧,是不是在我有生之年再也見不到他了呢?搞不好他已經在哪定居,建立自己心中想要的生活?若是這樣也倒好,擔心的是他落魄潦倒,我也不知他人在哪?他會想家嗎?想到我們嗎?除了守候,這是老爹爹唯一可作的了。內心低落消沈,看不到一絲可能的希望,但老爹爹明天同一時間,仍然站在原地望向遠方,試圖補捉一絲可能的身形,是他兒的身形,是他兒的歸心。


等候的懸疑性,最吊人胃口,而且結果還不一定如自己所預期,但人生在繼續、時間在前進;是或不是,有或沒有,到底要不要再等下去?老爹爹日日等候,因為他等候的是從自身出來的兒子,是不可被取代,獨一無二的,若只有這麽一個,你等不等?!


等候,是無聲的陪伴、是愛的表現、是尊重也是放手。等候,也是承認自身的有限與無能,正式宣告停止一切自身的動作,轉向那位統管萬有,但也滿有憐憫的主,把所等候的,無論是什麽,都交給祂。等候,是預備結果不如自己所想所要之時,也願意在大滴汗珠與淚水中降服,如同被捉拿之前的耶穌。

老爹爹的等候是一場長期抗戰,與疲憊、灰心、挫折和失望,也與人的聲音、自己的懷疑、仇敵的謊言,甚至上帝的沉默對峙;如果你也在等,等得筋疲力盡失去生息,你其實並不孤單。只是當放棄的念頭升起,請記得等候的老爹爹,他等候的人讓他不能放棄,因為等候是愛,等候可以是在絕望的吶喊過後,流下盼望的眼淚與讚美,等候更是與神同行的流淚谷,將來是那滿了秋雨之福的泉源之地。


什麽讓你願意等候呢?父母等候孩子長大成熟獨立有擔當、夫妻彼此等候對方繼續前行、年輕人等候單飛踏上冒險...或是等候著在不可避免的人性軟弱中,仍得見上帝創造的美好形象與盼望?世上一切痛苦悲傷與眼淚,終將被耶穌抹去的那天?


上帝是那位等候的老爹爹,等著兒女回頭;如果你曾被等過,請和上帝一起等你現在守候的人,祂不放手,我們就不放手。


1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