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二十三篇的靈魂諭示

#暗喻

#詩篇

#內在啟示



  詩篇二十三篇是一篇暗示聖經諸多事件並且預表基督的,且與我生命連結的話語,這篇分享會架構在神在中文內的啟示,並且不以註釋書作為基礎而是以我個人的靈修得著,並藉著聖靈賜下的創造性的連結在情感內表達與神話語的互動。



第一階段(詩意的圖像)


第一節: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


  詩篇二十三篇帶著我們成為被牧養的羊,這是極其特別的內在經歷,尤其是對認真侍奉神的人而言是何等的安慰,怎麼說呢?因為在教會的侍奉中我們總是要擺上自己所珍惜的時間,這些時間往往是我們跟家人或者朋友甚至是獨處的,然而因為主的緣故我們放下這些投資,將自己與他者的關係因著信心交託給神,然後也將自己交託給別人,而這樣時間的祭使我們有時軟弱就感到疲乏,而這首詩歌使我們看到,神也是這樣的照顧我們,在第一句話我們看到神是牧養我們的,難道這還不夠嗎?神體貼我們的軟弱,立刻感動詩人寫下我必不致缺乏。我們在生活中的現實經歷總是會感到缺乏的,金錢的缺乏,靈魂的乾涸,時間的不足,自己與世界之間的互動總是差強人意,主管的要求與自我的表現,與另一半之間總是少了所需要的愛與被愛,哭泣的時候眼眶卻沒有眼淚,難過的時候卻少了一杯酒,想要拓展境界的時候卻少了一份勇氣,試著活得更好的時候卻已經沒有了生命,這些人生的感慨都是哀嘆缺乏,缺乏代表少了些甚麼。


  然而神告訴我們,我們必不致缺乏,這句話從詩人大衛口中說出來是何等真實的體驗,我們都知道大衛一生坎坷,從出身就知道他是一個卑微的人,他是牧羊童,這是什麼概念呢?牧羊童就是不受重視的小子,更白話來說就是一個小孩子,牧羊代表他沒有在受教育或是受武術訓練,表示他其實是非常平凡的出身,從他的哥哥必須從軍而不是擔任軍官,也可以看出他的家世平平,甚至我們可以說牧羊是一個基層工作,直至如今中東還是鄙視牧羊人。


  你看到了嗎?這樣一個缺乏的出身,卻要承受極大的痛苦與挑戰,他去送便當給上陣的哥哥們的時候,看見敵人的叫囂,對方羞辱他的神,而看清現實的哥哥們也無力地在帳棚內打了寒顫,事實上在一對一單挑上身材幾乎決定了一半以上的優勢,這跟軍隊團戰時數量幾乎決定了勝負同理,當面對暨雄壯手臂與大腿如同樹幹一樣粗的人,吼聲如同雄獅在平原上震動空氣如同雷霆,他的鎧甲是非利士的特定裝備比起以色列殘破不齊的裝備,他的銅茅像是支撐君王大帳的柱子,他的盾牌可以反映我們在他面前恐懼的臉孔,最後是他猙獰的笑容與茂密的鬍子,讓我們更是想到先祖所對抗的迦南偉人,這讓大衛的哥哥們深知道了一件事情,就是他們缺乏任何與之對抗的勇氣,他們的雙腿失去站立的氣力,他們缺乏自己對恐懼的認識,這樣的認識就是真正的仇敵不是男人與男人之間的榮譽之戰,而是這非人的怪物單方面的蹂躪他們毫無榮譽的血肉。


  然而大衛知道,他當下是缺乏的另一個極端,他是充充滿滿的擁有不是來自男人自尊的勇氣,因為他知道過去他曾經打死熊與獅子,而這樣的勇氣也不是來自好戰的武勇或者哥哥們經常嘲弄他的以大欺小,因為他知道他是小的,而這樣的勇氣是來自於他對羊群的愛,因為他如果不站在羊群與野獸中間就沒有誰可以保護牠們,這些他幫他們從接生到命名的羊羔與他們的父母,這些羊在他的身邊聽他唱在街上聽到的歌曲與他自己的創作,也聽他自學的豎琴,有時他彈錯時也嘲笑著他,所以他的手臂必須轉動那裝了石子的甩石器,因為只有他能保護這些羊,這些他一個一個都能叫出名子的羊,他的內心充滿了自己與羊群相處的畫面,霎那他放出了手中的投石。


  這樣的愛是因為他是牧羊的,他深深知道自己對於羊的愛,跟會幕內的祭司所說的,神對於人的愛一樣,曾經這位神帶領他們的先祖離開埃及,進入迦南地,就好像牧羊的他,帶領羊群離開危險的地方到另一片安全的草原一樣,因為野獸有地域性與固定狩獵的區域,他因為對羊群的愛有時候必須繞過許多好走的地方即使繞了遠路,或甚至是比較陡峭的小徑也要繞過這些危險的地方。他看見神帶領先祖們在曠野中行走也是像這樣,繞過危險的地方,等候最安全最好的時候,一切都是為了要使他們能存活下來,從那次祭司講完出埃及記的故事後,大衛深知到耶和華是他的牧者,他也是被神所牧養的小羊,如果他遇見熊與獅子,神也會投出手中的石子為他征戰。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這對大衛來說不只是一種溫暖的安全感,更是神會為他對抗他所力不能申的野獸,牧者手中有石子與棒子,這些是用來打跑野獸,也是用來保護羊群,我必不致缺乏,因為所缺的牧人會帶領會給予,所以大衛深知自己心中滿溢對羊群的愛是來自於自己也被給予的愛與平安,而也因此他有勇氣面對這非力士野獸,因為他知道這些以色列人是他的羊群,而他要站在羊群跟野獸之間,這就是他不致缺乏的勇氣與力量的來源,因為牧養他的耶和華也與他一同投出石子,必要擊殺這頭野獸。


第二、三節: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持續著被牧人耶和華牧養的意象,我們仍然是羊而神是我們的牧人,這樣的意象進入一種更深的安全感,從不至缺乏陳述了否認負面景況會發生的可能性,到連續兩個正面景況正在發生,這兩個場景其實是同一幅畫,因為沒有溪水不會有青草地,所以這樣的場景是一個動態的在同樣的一個地方發生的景象。第二節與後節之間更是一個昇華,從地上的景色詩人闡述了羊群獲得滿足的美好草地到靈魂因為溪水而甦醒,不只是身體解了乾涸更是心中得著了又一次真實的覺醒,使得詩人或者是羊,在這裡詩人與羊的角色已經不能分出你我,引導我走義路是為了認識祂的名,這更是深刻的內在體驗,從耶和華到耶和華,深刻的甦醒好像是那天的熱氣比平時都更大,那天的太陽比平時都更烈,為了繞道遠離一些危險的水源,他走了比平時更陡峭的小徑,但是原本預計要到達的水源地卻出現了獅群出沒的痕跡,他只好再回頭走向另一個方向,因此皮帶內的水也喝完了,就在他開始迷流於缺乏水分與疲憊,好像身體越來越輕,越來越沒有控制自己前進的力量。


  天突然黑暗了,陽光被雲所遮住,緊接著滂沱大雨從天而降,他打開嘴巴滋潤早就乾裂的嘴唇與滿著風沙的喉嚨,因為雨下得太大他的眼睛幾乎張不開,但是那進入口中的雨水滋潤的不只是他,更是他的羊群,也都發出快樂的聲音,走在這條平常不常走的路上,他更認識耶和華的名,那名子就是牧者,耶和華是我牧者,祂領到我到青草地上,領我再可安歇的水邊;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在這路上他更認識耶和華的名是牧者,他所帶領的路能甦醒人心,那水源地不是地上的更是從天上來的,並且一直帶領著他走,可安歇的水邊一直都在天上,而青草地也是在神那裏已經預備了。雨停後,陽光與熱氣又逐漸回來,但是大衛的心已經被滋潤,而被雨水所滋潤的眼睛也看見了在不遠之處有著那片肥美的青草地,但要到那片地要經過一個陰暗的山谷,於是我繼續帶著羊群前進,因為那片草地已經在我心中發芽,我也知道陽光所灑下的那地是牧人所帶領的路。


第四節: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詩人繼續帶著羊群前進,也被牧人所帶領前進著,前面的山谷經常不被陽光照耀到,因為左右的峭壁使得她避開了許多被直射的機會,眺望著山谷內的植物好像也比外面更加濃密顏色也更深,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裡面的水源充足,好像裡面有著茂密的樹林。持續走著好像山谷內呼出的氣息是帶著一絲寒意的,令我流下的汗珠好像帶著涼氣,而谷口的陰影更是比在遠出更大了,我們埋沒在陰影中,這時峭壁已經擋住了視線使我們已經看不到前方的青草地,我與夥伴們都不經意的發出了害怕的聲音,然而我們仰望著帶領我們的主人大衛,我們就不害怕,因為主人的杖與竿都會帶領我們前進,就這樣我們走進了陰暗的山谷中。


  當大衛帶著羊群走進山谷,他知道山谷內因為陰涼可能寄居著一些乘涼的野獸,最糟的是因為山谷的峭壁,當野獸一躍而下他很難保持距離投出石子,谷內的石子也都比較紛亂,可能路也不好走,走的也就比較慢了,這些都使得大衛心跳加速,然而他想起在前一個嶺上他眺望到谷後的青草地與來自天上的水源地,他就持續保持警戒也持續禱告著,求牧人能帶領他走過這樣帶著許多未知與危險的地方,因為他知道耶和華的杖與竿就是他的保護是如此的真實,並且他可以從牧人那裏得到安慰,因為他確信著走在這條路上是牧人所領的道路。就這樣大衛帶著羊群走進了山谷,持續的禱告與警戒,在進谷口前他撿了幾顆石子並且擦拭了握杖的手汗。


第五節: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


  在打敗了菲力士的野獸並砍下他的頭後,以色列的軍勢排山倒海的趕走了菲力士的軍隊,在戰爭後屍橫遍野,這時候天上降下了遮日的烏鴉群,他們分食著神所擺設的筵席,年輕的大衛舉目望著天空,這是他第一次殺人,心中不免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就在這時刻四處從遠至近似乎不約同響起勝利的聲響,至近時大衛聽見了內容,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這句歡呼響徹了雲霄,此時大衛想起了那時先知撒母耳用油膏了他,就像現在的聲響滿過了自己,那時膏油也漫過了他的頭流到了全身,好像喝酒的杯子滿了出來一樣,此刻大衛知道神與他同行,他知道神的祝福在他身上傾倒下來,好像天上有一個杯子倒在他的身上,好像那天在曠野中的大雨從他乾涸向天張開的口中滿溢了出來,就像撒母耳倒在他頭上的膏油滿了全身,他知道現在在這烏鴉紛飛的戰場上,神的祝福也聚焦在他身上,就在大衛心中奔騰著過往與現在的影像疊合,天開了,陽光灑在他與他手握哥利亞的刀指向天的刀尖上,陽光從沿岸飄過來的陰雲撒了下來,仿佛破曉,這時大衛知道神在這裡,而神的祝福如同破曉的光灑在他的身上,大衛殺死萬萬。


第六節: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大衛在宮中朝會後騎著馬匹到會幕中禱告,他想著自己年幼時牧羊的經歷不禁流下了淚水,那時他是多麼無憂無慮啊!單純的信靠耶和華也讓他經歷了太多事情,反倒現在他總是經歷了許多試探誘惑,這些令他感到痛苦,但是他想起這一生神總是牧養著他,讓他這卑微的人能戰勝菲力士的野獸,能做王走進宮中,然而這一切都不如結束了一整天治理的庶務後的此時此刻,就是在會幕中安歇水邊,躺臥在青草地上,享受被保護的安全感,而不是拿起刀劍在前線的殺縟,也不是在宮中被諂媚與憤恨的情緒所淹沒,大衛知道此生,他只想住在耶和華的家中直到永遠,他拿起來少年時期的豎琴,彈奏起了這首詩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他吟唱著,眼淚潸然落下,直到永遠。



第二階段(與神的話語共舞)


  綿羊的視野。這是首詩歌不是用男人或是女人的角度,而是用一隻綿羊的角度,牠一路被牧人所帶領,詩歌中義出著的是強烈的信任感,用信仰的語言來看說可以極大的信心,從認定神必定帶領自己,與否認控告與擔憂的認信,以致這頭羊深深相信自己的居住飲食與生命安全都可以仰望牠的牧人,然後這頭羊知道牠的生命可以交託給牧人,並且牧人會帶領牠到完好的闌珊內,在回家路上的遭遇牠都交託給了牧人,牠為牠知道牧人深深愛牠,牠要住在牧人的家中直到永遠。



  牧人之詩。它仿佛藉著牧羊人與羊群的關係表達了造物主與受造的人群之間的關係,這樣的關係好像正在恢復,正在路上,一開始的認信與立即得著的平安與祝福,這是一種安歇與享受被造的恩寵,而最高的恩寵就是得著從造物主那裏得著的生命,再次得著,我想這不言而喻的就暗示了如同太初之間人所得著的氣息,然後人要走上神所遇預備的道路,這條道路是認識是為了認識神的鳴子,這是一種尋找,但是這尋找不是沒有方向的,也不是孤單的,而是備受陪伴的,並且有方向有目的的,那方向就是正直,那目的就是神的名子,我們要去追尋那使創造青草地與溪水的神,祂的名子。祂不是陪伴在身旁嗎?是的,但是祂用慈愛的笑容帶領我們走上道路,因為祂不希望我們只是頭腦知道祂,而是我們要有共同的經歷,共同的回憶,所以我們在心靈內不斷地甦醒,就如我們在水邊不斷的喝水一樣,祂會與我們同在,即使經過生命的低潮或是黑暗,在陰暗的幽谷當中我們仿佛離太陽很遙遠,但因為造物的主祂的光比太陽更溫暖,因為祂在我們的身邊我們就不會感到寒冷,幽谷中的黑暗也無法進入我們的心裡,因為我們的內心有造物主的光,祂與我們同在,祂的杖與竿都在前頭輕輕地敲打讓我們能聽見祂一直都在,擠向前頭祂的杖與竿也會輕輕的驅趕我們前進,我們的五感都被安慰,我們的內心不缺乏。



  君王之詩。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君王的劍指向到哪裡震地的軍隊就到哪裡,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宴席;這宴席是和平之宴,不是因為我們關係要修好,而是既定的勝利使對方卑躬屈膝,前來議和,然而這場勝宴不是我為自己設立的而是耶和華神所設立的,因為這場戰爭能夠勝利都是耶和華的榮耀,我不過是執行者,我的仇敵就是耶和華的仇敵,反之亦然,我們的勝戰不會是最後一場,這場宴席也不會是最後一場,耶和華的敵人都要成為前來赴宴的人,因為祂使仇敵臣服在祂自己的榮耀與威嚴之下,唯獨祂是神,也唯獨我是祂的受膏者,我的杯也因為祂而滿溢,四處的美酒都要送來,因為我要得著他們地中所產的一切,他們所釀的酒曾經給其他的神廟作為供物,然而今天都要獻給耶和華神的盛宴,也要送到祂受膏者的宮中,滿還要再滿,溢出來也不要停止倒酒,因為這場勝利是因為我們的神與我們的受膏者,我們的王,這場宴席是神所預備的,我們要歡呼,要享受在其中。



  祭司之詩。此生有誰能持續恩寵,持續帶著慈祥與愛,在一生一世中對誰付出呢?這雖然是我們經常聽見的婚姻誓言,但是看普天下的婚配又有誰能說自己守住了這樣的誓言呢?然而有一位神守住了這樣的誓言,祂對自己所揀選的利未人守住了,侍奉神的祭司知道自己一生一世都有從神那裏而來的忠貞慈愛伴隨著他們,所以他們在聖殿中侍奉抱持著平安,因為神是慈愛的,神滿有恩惠的,神就是他們的居所,就是他們的家,而他們要與神同居直到永遠,神的殿也就彷佛先祖所描繪的伊甸園一樣,是一個縮影,是祭司在侍奉時內心的圖像,也是我們直到永遠的盼望。



  三重職份,基督耶穌之詩。我們看見了牧者,我們看見了羔羊,我們看見了受膏的君王,最後我們看見了祭司。整首詩歌都在暗喻著基督耶穌的美好,我們甚至可以看見父子之間的關係,這也許正是父神與子之間的奧秘,也是暗示了基督耶穌在地上的救贖大工,從子被父所引導在永恆的至高之天祂毫無缺乏,因為萬有是為祂而造,也是藉祂而造,萬物在祂裡面,祂也在萬物之中。然而祂為了世人來到地上,祂睡在地上,枕在石頭上,也沒有自己的巢,祂在加利利海邊傳揚天國的道。祂的靈魂十分清晰,祂知道祂來到世界上是為了走上父神所引領的路,而這條路是走向陰間,就是那死蔭的幽谷,然而祂卻不怕遭害,因為生命是祂自己捨了的也要自己再取回來,父與子與靈一直同在一處,不可離散,子所代表的羊羔是救贖,父所代表的杖是權能,靈所代表的竿是運行,三一的臨在都帶來平安,祂們與他說安慰的話語。在子面前的敵人父已經擺設了筵席,因為天上已經歡慶著子要從幽谷中出來,走過死亡的陰霾,祂也必被膏抹成為那配得的君王,就是被殺的羔羊,那杯也要滿溢出來,流到四方就是羔羊復活的福音,從此成了,祂的順服重拾了人子因有的恩惠慈愛,而父的憤怒離受膏者而去,而世人也都要受膏,一同與子,與羔羊住在聖神的殿宇中,就是天上的國度,直到永遠,那永遠是沒有盡頭的。



  他和你與我之詩。第三人稱的距離帶著敬畏的感受,因他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連續三次的他,他的三次供應,三重供應,他牧養帶領我使我一無所缺,他使我安息在安全的地方,並且滋潤我,他使我的心再次呼吸使生命的氣息進入我裡面,他帶領我走在祂的深厚,這與首句地呼應使我能深感祂在前也在後。三次的他,三次的你,你與我同在,同走過危險陰暗的低處,你的杖與竿都安慰我,在前在後保護著我,你選擇了我,指定了我成為你所定的人,這樣的祝福是滿溢出來的。三次他,他牧養並引導我,他供應我,他甦醒我。三次你,你同在,你安慰,你祝福。三個他一個我,三個你一個我,三一之間的關係,這是祂們與我之間的關係,直到永遠。


  領受祝福之詩。神的應許是為要叫你得福,何等有福的人啊!來這裡領受從神而來的祝福!宣告我必不致缺乏,因為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或躺臥或飲食都平安無虞,因為祂引領我;我或行走或睡剛睡醒,我的心靈都更認識祂,因為祂引領我,我就走在正路上!我不害怕黑暗的勢力與人生的低潮,因為祢與我同在一處,我必得著安慰,因為祢的權柄與能力都護佑我!我必戰勝我的敵人,我每天都會安全回家吃飯,因為祢已經揀選了我,並且要大大的祝福我,我杯中的份必然滿溢出來!因為祢要大大的祝福我!我一生一世都被愛著,並且充滿恩典!恩上加恩!我一生都要在神的家中!因為祂是我的父親,我是祂的兒女,祂是我的兄長,我是祂的弟妹!這樣親近的關係!要一直到永永遠遠!哈利路亞!我受到神的祝福!我人生有目標有方向,我生活有安全有保障,我靈魂再次活過來,並且走在神所喜悅的道路上!我或許經歷低潮與憂愁但是神都與我一同度過!並且祂要再次安慰我的心靈!我必然勝過我的仇敵,而且對方要過來求和!因為祢已經揀選了我做你的兒女!要與祢一同做王!祢定意要大大祝福我!我此生都滿有恩惠慈愛!因此我要在神的家中侍奉直到永永遠遠!哈利路亞!我是受祝福的人!




40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