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inou

身後的一雙眼

已更新:11月17日

數年如一日,黃昏時分凝視遠方的老爹爹守望著,身後有雙眼,其實也在默默關注這一切...


自從老爹爹把管理家族的責任交付大兒子後,他從滿有使命和抱負到如今,早已失去活力的他內心盡是埋怨。除了年年既重複又繁瑣的家務和責任就算了,還要面對一位只記得另一位不知去向的小兒子,絲毫不過問近在身邊,聞得到氣息、聽得到腳步、捏得到身體的大兒子的爹,自己在爹爹眼中彷彿只是個遊魂!只不過,這個遊魂還頗堪用,至少一大家族都給維持下來,三百六十五天一年四季,日出日落一切都按著時節年歲運作著;殊不知這樣的日子如同一天加一張紙在天平上,大兒子這一端心的天平,已經加了不知多少紙,一張紙輕如鴻毛,如今已算不清多少紙張早已眾如泰山,心驚膽顫等著不知下一張壓垮天平的紙何時落下!


走到這天之前,他不是沒有期待過、努力過;弟弟一拿到自己份內的財產就人間蒸發,雖然內心早已料到,但這個家不能沒有兒子承接,自己又是長子!這就是大兒子的身分、責任與義務,雖然分到的是兩份,但卻不能像弟弟隨心所欲,必須接棒維持整個家族。整個成長過程,他不就一直接收此種訊息並被如此教導的嗎?他所受的訓練,都是為了將來有一天接手家業而設計的。自懂事以來,他慢慢熟悉這個身分,愈來愈認識背後代表的含意與附帶的條件,就這樣長大順從著活、順服得行,沒多問過自己的想法與感受。這是個懂事,以家族為重,極少抱怨自己苦處的兒子,人人都稱讚好在大兒子是他,否則全家都毀了!


然而他知道,弟弟離開之前,自己內心已經起了變化。弟弟直腸子,總是直接表達所想所要,仗著爹爹疼他愛他,像個長不大的孩子吵著要糖吃,就真的有糖吃!不愛被家族規矩約束的他,挑戰著爹爹的極限,最後一招竟然選在爹爹在世時,大膽要求先分家產,沒聽說過這種事!簡直是家醜,這實在太超過了,而爹爹還竟然順了他!這個從來只想自己、只自己的弟弟,既然敢拿了錢就走,自私到極點就別再回來!


我看著你隨心所欲,沒有絲毫責任壓肩頭,我發現自己也渴望飛翔;可以嗎?不行!飛翔的位子你拿走了,留下的是那個我必須背負的身分!


儘管吶喊不公,但以前的我不識這般滋味,直到看著你毫無顧忌,卻依然深得爹爹寵愛,我納悶疑惑,那我呢?為什麼我要這麼乖,這麼辛苦,彷彿理所當然,我也想不乖一次看看,看看爹爹的反應...


如果我不乖不懂事,他還會接納我、愛我嗎?為什麼我這麼努力當一個稱職的大兒子,卻得不到爹爹看我如同他看你的眼神?

某天,最後一張紙終於落下......回來了,銷聲匿跡的鬼影復出了....遠遠就聽見歡呼歌唱的笑談?發生甚麼事?家裡很久沒有這種歡笑聲、沒有大聲交談熱絡的聲響...


這究竟是?這好大膽的逆子敢進家門,爹爹歡喜還要僕人宰肥羊羔,打算好好把這瘦骨嶙峋的畜生補一補...聽說回來時臭氣薰天,不成人樣的他只有老爹爹才認得出來身形,一把抱住弟弟,還趕緊把上好的衣服給他披上,這還有天理嗎?這還有公道嗎?

大兒子:爹爹,這次您太過分了,我為整個家族作牛作馬,盡了一切長子的義務,但您從來沒有多注意過我、多稱讚我,也從來沒有為了我請客,讓人因為我來一同歡喜快樂,我到底在您眼中算什麼?您眼裡只有花盡您家財的孽子!

老爹爹:我兒,我不是一直在身邊嗎?我所有的一切,不都早已屬於你,毫無保留,不是嗎?這都是因為你是我兒啊!

這雙眼究竟會不會因此濡濕?溫熱?黯淡添加點光亮?

老爹爹的這幾句話,足以讓大兒子卸下多年來的不解與怨懟?

他要的是老爹爹的愛?重視、肯定或接納?或許他已經不知道自己要什麼...

從此,他會原諒爹爹、原諒弟弟,甚至原諒自己?

或者雖然理智願意,感情作不到,只好捨棄自我感受,麻痺式無感活下去?日日盡好長子責任、維繫經營全家族直至交棒的那日......

~~這是個開放式結局~~



這雙長期以來冷眼注視爹爹背影的雙眼,是否願意轉眼不再定睛於過往,選擇望向新鮮的未來呢?我不知道,但只要他願意,如同當耶穌成為我的生命主宰時,面對過不去的人、走不出的過往或躍不過的關卡時,即便不像魔術咻一下消失,但祂接納我,包括我的不行與不能,愛我的所是,而不是所為;就像老爹爹不因小兒的敗壞不接納他,也不因大兒的苦毒冷漠而不愛他。上帝等候著,就算今天已經身為祂兒女的我們,祂依然守候著,用祂的方式看顧偶而被過犯所勝,又或許偏行己路的兒女,祂等著兒女回家。


身後的那雙眼沒看見,眼前的老爹爹一直以來是用心眼看顧著自己,正如我們的天父上帝。


8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