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夢的權利

日前聽黃明鎮牧師証道,出身警察背景的牧師,以前的夢想是懲處壞人,蒙召奉獻後竟長年投身在監獄及更生人事工。這天,他提起最近輔導陪伴的一位更生弟兄。


這位弟兄年已六十好幾,前後進出監獄已有三十幾年。具混血兒背景的他,一點都沒有跟今日混血兒的優越地位沾上點邊,反而在當時的台灣,他被視為雜種,同學的媽媽都不讓自己的孩子跟他玩,就在這種巨大的孤單和被排擠的環境長大走偏...然而耶穌的救恩臨到他,新生命進到內心,他開始轉變,就在大多數人準備退休的年紀,他彷彿才開始建造的工程,一步步努力著。


某天,牧師問他,你有什麽夢想?「去阿里山看日出!」


去阿里山看日出!去阿里山看日出!聽到這,我雙眼濡濕了...


人的夢想一個比一個大,一個比一個輝煌:三十歲以前拿下第一桶金、學歷証照擁有愈多愈有保障,或是一生一定要完成的30件事,舉凡高空彈跳或前往世界某密境,親見世界十大奇景;絕不會是去阿里山看日出!


身為主耶穌的跟隨者,我們的夢想是什麼?建立興旺的教會、傳福音領人歸主、使信徒成為門徒、引導人與神建立關係,這些夢想都很美。只是,面對一個再平凡不過的「夢想」,我們的心如何應對?記得念書時,一位老師提出一個處境:如果在教會有位弟兄,他就是內向熱愛查考聖經,要他多參與傳福音或小組活動,他就是不行,這時候你怎麽辦?你願意成全他的熱愛,而不勉強他嗎?還是你覺得,No No No,這樣不行,最好照著SOP來!但說不準,上帝未來要使用他撰寫大部頭的註釋書呢!


牧師說:好,我帶你去阿里山看日出!已經76歲,背依然直挺挺的牧師帶他去阿里山看了日出,陪這位弟兄實現了夢想。


上帝怎麽看我們內心的夢想呢?有時候,那個夢想也是祂放進我們內心的,沒有大小、優劣之分,也沒有孰輕孰重之別;而當人的夢想與祂一致時,那真是最圓滿的時刻,就像秒針、分針、時針都同歸於零的剎那!祂不曾輕看你我的夢想,也沒有替夢想劃分歸類,祂是我們的天父,豈會瞧不起兒女呢?祂不會用有沒企圖心來界定兒女,但祂樂意參與在夢想的實現藍圖中,與人同行。


有位好友,他的夢想總是一直不停在轉換,從寫劇本、插畫、動畫到研發糖果!雖然我曾親耳聽見他媽說:G,你怎麽又變了?!但她從未阻止他作夢,甚至是那些異想天開的奇異幻想!或許就是這種安全感,讓他今天即便是個半職家庭主夫,也仍然夢想ing...


無論生命曾經如何被蹂躪,甚至自己都失了作夢的能力,但那些實現的或破碎的,超乎想像或不如預期的,上帝都知曉。祂所賜予的新生命是讓人可以有夢想的,這些夢想或許跟以前已經不同,但祂等著我們邀請祂參與其中,甚至讓祂成為夢想的嚮導,然後...咱們看日出去吧!



附註:若想更多認識黃明鎮牧師及其事工,請搜尋「財團法人基督教更生團契」。


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