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inou

跟不跟?



數年前的畢業講道講的是雅各人生的三條路:逃亡之路、歸家之路和離鄉之路。當時的我,原本以為的服事路也起了變化,正處於兩難的禱告尋求中……最後,我沒有前往原計畫的服事工場,反而留在從未想過的地方事奉。


年老的雅各以為約瑟死了,一想到便雅憫也去了埃及,回不回得來是完全的未知數,此刻的他可說幾乎失去活下去的盼望。但是,當兒子們帶著約瑟竟還活著,甚至會來接他們去埃及,這樣就不怕飢荒全家不得活命了。起先他不相信,這麽久沒消沒息,明明還眼見那件被血染的彩衣,活著?還成了宰相?!確定同一人嗎?聖經描述這時候的雅各心裏冰涼,但當他看見約瑟派來接他們的車,心就甦醒了!


新約福音書中,心裏冰涼的還有往以馬忤斯去的兩位門徒,夫子死了,他們該何去何從,命保住就了不起了,怎麼會這樣呢?不是要作王嗎,以色列國不是不久後就要復興了嗎?結果耶穌竟被釘十字架,他們也被迫落荒而逃,前路茫茫,何路是我家?然而,後來與他們同行的耶穌,雖然一開始沒被認出來,卻按著舊約記著關於自己的經文,好好解釋給他們聽,兩位門徒才知道所謂彌賽亞要先受死而復活,並耶穌就是那位彌賽亞是何意思,也就在此時,他們的心甦醒了!


何時心裏會冰涼呢?

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扮演不像自己的角色?說自己不會說的話?

環境不順遂,挫折打擊重重、失了盼望?內心期盼的落空不打緊,卻見賠了夫人又折兵?

停滯的一片死寂;眼見上升的泥沼就要滅頂,彷彿窒息不能呼吸?

囚籠中一頭困獸,撞得頭破血流仍不得出路?

幫不了別人,連自己都幫不了……宛如巨浪翻騰的無力重重打在心上、軀殼上……走著走著卻不知方向在哪,走一步算一步了。


雅各還沒見到約瑟,況且從迦南到埃及不是一天兩天的路程,上了馬車會不會有點像上了賊船?原本以為不再變動的人生,就這麼最後一次,耶和華對上路前的雅各說了─你人生的每一條路,我都與你同去,怎麼樣?再與我冒險最後一回吧!神清清楚楚告訴他去吧,而他真的也沒什麼好失去的了。

這位雅各祖宗的神,用始祖的一生來彰顯自己的信實,即便雅各逃命之時、受欺壓之時,即便是不服輸之時,祂仍然接納,與之面對面!


心裏冰涼是一生、心裏甦醒也是一生,但祂不要屬祂的人心裏冰涼過一生,就算處於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祂仍期待屬祂、跟隨祂的人以信心的眼睛看見黑暗中的曙光就要亮起了!



神的話是生命,生命有脈動、跳躍著;有氣息、起伏著;有力量、推動著;有方向、指引著;有溫度,被溫暖過,甚至被燙過嗎?神的話語改變人的生命,讓人心甦醒,往以馬忤斯的兩位門徒心裏甦醒了,這才認出他們的主。冰涼的心可以像一道布幔隔絕我們和主,彷彿看見聽見卻不清楚,甚至以為祂離開了,但那是冰涼作的祟,讓人心麻痺失去知覺,以為看不見了,但祂一直都在,快來就近祂,祂可以讓冰涼的心甦醒,問題是我們想甦醒嗎?還是沉溺於冰涼當中,演一齣悲情的殉道劇?


畢業講道那天,我的回應詩歌和領會一開始的詩歌是同一首,天韻的〈信心的旅途〉,記得那天唱得我鼻頭一酸、喉頭一緊、眼眶一紅,邊想著自己人生的幾條路途,上帝也在用我的際遇一次次向我敘述,祂總是在最難的時候開出一條路,那我要不要跟?祂伸出手來邀請我和祂一起冒險,如同那天祂呼召亞伯拉罕離開,我老想像他走出帳篷,雙腳站在沙地上,離開卻不知該往哪裡去,只是踏在沙地、仰望星空之時,上帝說你的後裔要如此之多!你要不要?


心裏甦醒的雅各或往以馬忤斯去的兩位門徒,無論是往埃及或返回耶路撒冷,都以信心開始接下來的路途。那天,相信天父喜悅祂的孩子以信心跟隨祂的我,決定回應神的話語──連根拔起,今天也一樣......天就快亮了……



9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