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shinou

十年

去年四月,那張幾乎沒用上的法國十年居留證正式過期;近日掐指一算,到2023一月底回台灣就十年了。直到如今,對於時間到底是快是慢,仍說不出個決斷。不過甚好的是,時間不需要決斷,它就是不停流動,不說「往前」,因為它沒有前,前是人站在現在的點來看,才說往前,然而,它只是流動......而我並沒有希望它倒退或暫停,流逝是好的。

這些日子內中一角繞著十年轉,爬過了這一階,十年多前的蒙召經文某個清晨又出現了。我自問,這十年來有否為真道打美好的仗?尤其這四年多來,身體愈來愈受限和軟弱的同時,才知道人有多麼厭惡恐懼軟弱的形象。軟弱,會被質疑、被看不起、被可憐、被隔開、甚至連智力也被打上問號,這真的是人最不希望擁有的姿態了。我還能上戰場嗎?還能用什麼打仗?假設連一個人基本的都在失去中,我還能有什麼?


這才體會主耶穌取了軟弱的形象,何等大的降卑!祂有翻轉一切的權柄、呼天喚雨的能力,大可採另一副光榮救世主的姿態鄭重出場,卻選擇軟弱卑賤─世人最厭惡的形象!人不想靠近,因為怕被傳染,正如俗話說的沾染霉運,祂真的、真的可以不要!身體的軟弱,加上面對自我翻天覆地的心靈軟弱與不堪,主耶穌的軟弱和祂的全然接納,讓我那二十張床墊和二十條毛毯,一層一層被掀開,露出最底部的一粒小豌豆!這顆小豌豆讓故事裡真正的公主睡不著,我的小豌豆真是叫我苦,但卻又無能為力除掉它,原來它的莖已經穿透木床,伸入地板長出綿延的鬚根,緊緊抓住生命的土。


當盡力挽留原本的能力都是徒然,當努力只會帶來一波又一波的失望,甚至是絕望,原來,這些年我要學的是不再看自己:有沒有、能不能、可不可以,再加上是不是;我要學的是不定義自我、不評判自我,如果我說自己屬神了,那把屬神的歸還給祂吧!生命氣息真寶貴!喜怒哀樂和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尋常日子,去愛和被愛,關心和接受關心,幫助和被幫助,淋雨,仰望天空吹冷風,聽出琴鍵的重量,感受狂喜與悲働,我說我的神,我深深感謝祢。

書寫的背後是淚水與鼻水交融的過程,我轉向另一個方向,承認自己再努力也無能讓自己更好,於是,拱手再次把自己交給站在背後的主。祂是栽種的園丁,或許長出來的是一小叢看起來,下場暴風雨極可能就將之連根拔起的弱枝殘葉......不怕!園丁會看顧照料,祂給什麼就吸收什麼吧,時不時翻翻土,哪天看到小紅花一株,或許那就是用來打仗的秘器了! 到時候,我再告訴你....



3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bottom of page